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克洛地亚美妇媚莲娜
克洛地亚美妇媚莲娜

克洛地亚美妇媚莲娜

克洛地亚,面积七十万平方公里,美妇极多。

  且说在克洛地亚有一小城市,劄格拉布。在劄格拉布参军的青壮年中,有一壮汉瓦季奇,此人四十岁,十分强壮,上了前线不久,他就找个机会当了逃兵,一路跋涉,逃回劄格拉布。

  瓦季奇并不怕死,相反,他的性格非常强悍。那他为什麽要当逃兵呢?原来他牵挂着他的美貌老娘。

  瓦季奇的老娘媚莲娜,今年67岁,身高约1米7,看上去不到六十岁,虽有皱纹,仍然美貌,她金黄毛发,奶白色皮肤,大乳,非常性感。南斯拉夫人盛产美妇,媚莲娜即其中之一。

  如此美貌老娘,身强体壮的瓦季奇怎麽憋得住?他十几岁时就把母亲奸了,母子一直交配到现在。瓦季奇一直未结婚,实际上早已和母亲秘密结婚了。母亲已经为他生了好几个女儿了。瓦季奇一直对母亲非常迷恋,从不出远门。这次他被徵兵上前线,实在是没办法。一路上,他想母亲想得不行,最後终於找了个机会,跑了回来。

  瓦季奇沿着劄格拉布小城弯弯曲曲的长街小巷,熟门熟路,来到自家门前。

  他进了院子,看见自家的小楼,长舒了口气。他家的房子是一座木制二层小楼,是他和一些夥伴在做工之余建造起来的。

  瓦季奇顺着外面的木梯上到二楼,沿着屋外的走廊,直扑他和母亲的卧室。

  来到门外,却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哭叫声。他顿时停下脚步,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是母亲的。他马上明白里面发生了什麽事情。母亲的这种声音只有在她遭受蹂躏时才会发出,他已无数次使母亲发出这种声音了,所以他对这种声音非常熟悉。

  顿时,瓦季奇怒火中烧,是谁胆大包天敢动他的母亲兼妻子?他抡起铁拳,正要砸门,突然他停下手,原来他听见了里面男人的声音,那男人吼叫着,正在射精。那声音瓦季奇也很熟,那是城里的匈牙利地主伊姆雷。

  那伊姆雷老爷今年三十几岁,身材不高,为什麽瓦季奇一听是他就软了呢?

  原来,瓦季奇一是家里欠伊姆雷的钱,二者,匈牙利老爷在克洛地亚是至高无上的,没人敢惹,他们随意享用克洛地亚美妇,那是家常便饭,没有哪个克洛地亚男人会为了女人去得罪强大的匈牙利人。

  只听见里面一阵折腾,过了一会儿,伊姆雷提好裤子出来了,顺着楼梯下了楼,骑上马,扬长而去。

  瓦季奇铁青着脸,闯进了母亲的卧室。卧室中间是母亲的大床,只见母亲媚莲娜,一身白肉,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直哼哼。床上还躺着一个姑娘,是媚莲娜为瓦季奇生的大女儿米尔娜,今年二十五岁,身高1米7,也是个金黄毛发的漂亮大姑娘。

  原来,伊姆雷这些日子天天到媚莲娜家里来,把她和她的几个女儿都奸了。

  那几个小女儿被奸得起不来床,都躺在楼下她们屋里动弹不得。刚才,米尔娜和母亲同床遭受了伊姆雷的蹂躏。

  米尔娜见父亲兼哥哥回来了,忍不住痛哭起来。媚莲娜被摧残得不轻,只顾得上哼哼,也顾不上儿子回来了。

  瓦季奇满腔怒火,见母亲和女儿那一丝不挂的奶白色肉体,怒火未消,慾火却燃烧起来。

  他走上前去一把捉住母亲的美丽小脚。南斯拉夫女人的小脚都长得很美丽,媚莲娜也不例外。她的小脚极其白皙秀美,令人爱不释手。瓦季奇一见母亲的美丽小脚,他的雄性生殖器就硬起来了!他捉住母亲的美丽小脚,一股亲切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仔细端详着,母亲的美丽小脚上,满是口水和牙印,不用问,是刚才伊姆雷那小子干的。

  瓦季奇命女儿,将母亲的两只美丽小脚舔得乾乾净净,将刚才伊姆雷的口水完全舔掉,米尔娜忍住泪水,遵照父亲的命令,把母亲的美丽小脚舔得很乾净。

  然後,瓦季奇才一口将母亲的美丽小脚吞下,尽情吮吸,然後狠狠撕咬母亲因被他吮吸而高高翘起的秀美一玉趾。媚莲娜疼痛难忍,连声尖叫。

  瓦季奇在吮吸母亲小脚的同时,又命令女儿米尔娜将母亲的阴道舔乾净。米尔娜埋头于母亲的胯下,将母亲阴道口伊姆雷的精液和母亲的淫水都舔得干乾净净。媚莲娜被儿子玩她小脚,被女儿舔阴道,又疼又痒,不停地叫唤。她的叫声更加刺激了儿子的兽性,他死命狠咬母亲媚莲娜的秀美玉趾,媚莲娜连声惨叫!

  米尔娜听着母亲的惨叫,胯下也流了不少水。她又上移到母亲的上半身,捉了母亲的大乳,细细地吮吸母亲如红樱桃般的大乳头,把母亲乳头上刚才伊姆雷的口水都舔乾净。媚莲娜乳头痒极了,她叫得更厉害了。胯下淫水泛滥。

  瓦季奇的阳茎硬得厉害,玩过母亲的美丽小脚,他的阳茎已勃起到最大,极为粗壮,与他的粗壮的铁臂一般粗!他身高一米八,此时阳茎长达两尺!又粗又长,已赶上驴球了!

  斯拉夫人阳茎一般都大,瓦季奇的就更大。

  媚莲娜见儿子如此粗大阳茎,她可是没少吃它的苦头,吓得哀求道:「斯捷潘!看在天主的份上,求求你别那麽粗暴。」她知道儿子的插入是不可避免的,只能求他轻一点插。

  瓦季奇喘着粗气,脱了衣服,上了母亲的床,将母亲两条美腿分开,跪在母亲两腿之间,将阳茎顶在母亲的阴道口。

  媚莲娜的阴部长满大丛金黄阴毛,长满胯下,一直延伸到屁眼两侧。瓦季奇看着母亲如此性感的阴毛,更加觉得刺激,他把母亲两条美腿扛在肩头,将雄壮的阳茎用力往母亲屄里顶入。

  瓦季奇的阳茎太大,而媚莲娜上了年纪,阴道变短变窄,刚才又遭到匈牙利地主的粗暴蹂躏,已被奸肿了,此时哪还受得了儿子如此粗大阳茎的粗暴顶入?

  她实在受不了,疼得哭叫起来。

  瓦季奇不顾母亲的哭叫,强行将大阳茎硬顶入母亲屄眼深处,他感觉舒服极了,喘着粗气,缓缓拔出,再强行顶入。母亲肿胀窄小的阴道将瓦季奇的阳茎裹得很紧,爱抚着他的阳茎。

  瓦季奇不顾一切地越顶越快。媚莲娜上了年纪,阴道弹性不如以前,而且淫水少,刚才被匈牙利人玩弄,又被儿子女儿玩弄,淫水已流了不少,此时就更少了,哪里再受得了儿子的野蛮奸污?

  儿子的粗暴蹂躏引起她的性交疼痛,她痛苦地哭叫着,哀求着:「天……天哪……斯捷潘……饶了妈妈吧……妈妈……要被你……顶……顶死了呀……妈妈……妈妈实在受不了……救命……救命啊……天主……你救救我吧……疼……疼啊……」

  母亲的哭叫不但未能使儿子有所减缓,反而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性。瓦季奇骂道:「妈妈!你这条母狗!你为什麽要让伊姆雷那头公狗操你!我要操死你!这是对你这条母狗的惩罚!」他更加凶狠地狠顶母亲的屄眼,同时捉了母亲的一只美丽小脚尽情吮吸撕咬,这更增添了媚莲娜的痛苦。她女儿同时也在吮吸她的奶头,媚莲娜又疼又痒,她快要疯了,不顾一切地发出凄惨的嚎叫!

  瓦季奇命女儿坐在母亲的脸上,将她的屄眼正坐在母亲嘴上,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叫得那样惨。米尔娜面对父亲,坐在母亲脸上。

  媚莲娜被玩弄得受不了,忍不住大口吮吸女儿的大阴唇和阴部的大丛金黄阴毛,米尔娜也痒得不住呻吟起来。

  瓦季奇命女儿把小脚伸给他。他一边继续咬住母亲的小脚的一玉趾,一边捉了女儿的脚端详着。得母亲的遗传,米尔娜的美丽小脚之秀美白皙娇小,不亚於母亲的小脚。瓦季奇张开大嘴,将女儿的一玉趾也一并含在大嘴里。母亲和女儿的两根秀美一玉趾同时被瓦季奇大口吮吸,母女俩都痒得直叫。这叫品尝母女并蒂莲。

  瓦季奇的粗大阳茎太大了,顶到母亲的子宫口,死命往里顶,还有大半截露在母亲屄外面。而媚莲娜上了年纪,阴道较年轻时短一些,经不起儿子那麽长阳茎狠顶,这时,她的阴道後部已经被儿子顶得受了伤,她那饱受摧残而娇嫩的子宫口开始出血……

  见母亲被自己奸得流出阴血,瓦季奇兽性大发,狠咬母女俩在他大嘴里的两根秀美一玉趾,母女俩疼得同时发出惨叫!

  就在母女俩的惨叫声中,瓦季奇精液狂飙突进,直射母亲子宫深处。媚莲娜子宫被滚烫的精液有力地射击,也忍不住达到了高潮。难忍的疼痛,和崩溃的快感,使得媚莲娜不顾羞耻地嚎叫着,阴精也一股股地喷出来,喷在瓦季奇的阳茎上,瓦季奇吼声如虎,射得更多了。媚莲娜的惨叫声更加凄厉!

  ……

  过了很久,射完精後压在母亲身上的瓦季奇才从母亲身上爬起来。而母亲几乎昏死过去。米尔娜在父亲母亲完事後,将父亲的阳茎细细地舔得乾乾净净。在女儿的温柔舔弄下,瓦季奇的阳茎再度勃起,於是他从母亲身上爬了起来。

  他将母亲拖到床边,使她屄眼对外。媚莲娜的屄眼毫无羞耻地张开着,还在淌着阴血,并且还有儿子的精液流出。

  瓦季奇命女儿站在母亲床前,弯下腰舔母亲的屄眼,将母亲的屄眼舔乾净,将母亲的阴血吃下。

  米尔娜撅着又白又软的屁股,埋头于母亲两腿间,细细地舔着母亲的屄眼。

  瓦季奇站在女儿身後,揪住女儿金黄色大辫子。母亲是金黄大卷发,女儿是金黄大辫子。24岁的大姑娘米尔娜回过头惊恐地看着父亲。她还没来得及说什麽,父亲的大阳茎就顶入了她的阴道。

  瓦季奇往前一冲,撞得米尔娜回过头去,继续舔母亲屄眼。瓦季奇往女儿屄眼里强行顶入。米尔娜大姑娘,屄眼弹性好,淫水多,比母亲的痛苦小一些。不过,父亲的阳茎实在是太大了,把她屄眼撕开,连续狠捣子宫,这姑娘哪里受得了?忍不住疼得哭叫起来,一边哭叫,一边还得舔母亲的屄眼。媚莲娜被女儿舔屄,又疼又痒,也不停地呻吟着。

  听着母亲和女儿的淫叫二重唱,瓦季奇顶得更凶了。

  和母亲一样,米尔娜的肤色极白,非常诱人。瓦季奇一边操她,一边使劲揉捏她又白又软又肥的屁股,突然挥掌猛击米尔娜的屁股,米尔娜疼得哎呀哎呀直叫。

  瓦季奇盯着女儿的屁眼。得母亲的遗传,女儿的屁眼和母亲的一样,长得很精致,两边是细密的金黄肛毛。瓦季奇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将他那粗大的手指戳入了女儿的屁眼。米尔娜忍不住叫道:「爸爸……爸爸……戳女儿那里……好舒服……你轻点戳…戳重了……疼……」瓦季奇一边捅女儿屄,一边戳女儿屁眼,感觉非常刺激。

  米尔娜弯着腰,她那两只成熟淫荡的乳房随着父亲顶入的节奏而不住晃动。

  瓦季奇将阳茎死死顶住女儿子宫口就这样阳茎还有大半截露在女儿屄外然後从女儿屁眼里拔出手指,伸手从女儿身下抓住她的长奶子,狠命地捏,像是要捏爆女儿的奶子。米尔娜疼得发出凄厉的惨叫!瓦季奇长时间地狠捏女儿的奶子,米尔娜惨叫不绝!

  瓦季奇抓住女儿的奶子,将阳茎往女儿子宫口里狠命地顶。米尔娜奶子痛,屄也痛,她将母亲的大丛金黄阴毛吃进嘴里,母亲的阴毛很多,塞得她小嘴满满地,还有不少没有吃进,米尔娜忍不住狠狠撕咬母亲的大丛阴毛,媚莲娜也疼得尖叫起来!

  在母女俩的惨叫中,瓦季奇憋不住劲,再次猛烈发射,全部射入了女儿的屄眼深处。

  瓦季奇回到家中,一连奸了母女们一个星期,这才放了她们。母女们都被他奸得爬不起来了。本来他是在外面做工的,这时当逃兵也不能出去,於是就在家里大玩特玩,尽情享用母女们的肉体。

  母女们本来是给他做饭伺候他的,这时候也都被他玩弄得起不来了。好在母亲为他生的24岁的二女儿和23岁的三女儿及21岁的四女儿,都刚给他生了女儿,乳汁充足,这时成了全家人的奶妈。瓦季奇吃了女儿的奶,慢慢恢复了精力,他看看风声不太紧,就去找到以前工作的铁匠铺,白天在铁匠铺继续打铁,夜里则继续蹂躏母女们,痛快地过着瓦季奇的性福生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