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在舅妈帮助下强奸了我妈
在舅妈帮助下强奸了我妈

在舅妈帮助下强奸了我妈

一件意想不到事情,让我滑入了真正乱伦的深渊,因为那一次我的对象竟是我的妈妈,我强奸了自己的母亲,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事情还是由我和舅妈引起的。

  一次,舅妈又来城里看我,正好家中无人,爸爸出差了,妈妈周末加班,舅妈一紧门,我赶紧把她拉到了我的卧室里,关好了门窗,急切的把她压在我的床上,三下五除二就剥光她的衣服,挺起我的大鸡巴就插进她的屄里干起来。

  由于我们的注意力都在性交上,根本没有听到外面的声响,就在我快要高潮的时候,突然卧室的门被猛地打开了,妈妈出现在门口,原来妈妈回来拿东西。

  她望着床上的我愤怒的嚷:「阿庆,你在干什么!」但当她看到我压在身下的竟然是我的舅妈,她怔住了,指着舅妈说:「你……怎么……你们……怎么是你们,你……」我的鸡巴一下被吓得软了下去,赶紧从舅妈的阴道中拔出来,这时,舅妈也吓坏了,慌乱的跳下床,「扑通」跪在妈妈跟前哀求道:「嫂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请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我们就都完了,嫂子请你看在你兄弟的面子上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是阿庆她想……」「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印在舅妈的脸上,「你们这算怎么回事,你们这是乱伦,你知道不,阿庆他小不懂事,你这么大岁数,也不懂吗?」「姐姐,求你了,小点声,别说出去,这件事对谁都没好处。」「让我不说,没门,我兄弟摊上你这样的媳妇,你还让我不说,赶紧穿上衣服,等着瞧吧!」说完妈妈转身就要离开,就在这时,舅妈猛的从地上窜起来,一下拉住妈的手,往我的床上一推,妈妈站立不稳,倒在我的床上,妈妈张嘴就要喊,舅妈抓起自己的内裤一下塞进了妈妈的嘴里,同时按住妈妈的双手不让她反抗,妈妈是城里人,舅妈农村人力气大,反抗了几次就被舅妈制住了,舅妈对我说:「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找绳子,你妈要是说出去,咱们就都完了。」我赶紧出去找了一些布带,帮助舅妈把妈妈的双手绑在我的床头上。舅妈和我按住妈妈的双腿,不让她反抗,这时舅妈对我说:「阿庆,这回,没有被的办法了,你只有……」舅妈漂了一眼床上的妈妈说:「只有封住她的嘴,当初是你强奸了我,我才跟了你,但我不后悔,你现在只有也强奸了她。」「可是,她是我亲妈,我……不能……」「有什么不行,我还是你舅妈呢,你不是也操了我吗?要算乱伦,我们早已经是了!」说完,舅妈让我帮助她按住妈妈的双腿,伸手开始解妈妈的衬衫扣,妈妈反抗更加强烈了,两条腿乱登着,我想阻止舅妈,但舅妈动作飞快,几下就解开了妈妈的衬衫,并摘掉了她的乳罩。

  看着妈妈裸露的乳房在空中乱颤,虽然已经快到50,仍然那么挺,乳头不像舅妈那样黑,一种乱伦的愿望充斥着我的大脑,虽然妈妈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反抗声,但一种越来越强的欲望,让我使劲按住妈妈的双腿。

  舅妈开始脱妈妈的裙子,很快在我的配合下,虽然妈妈强烈反抗着,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不如两人,在妈妈的呜咽声中,她的裙子被我扯掉了,紧接着是裤袜,最后是内裤,没想到妈妈竟然穿了一条镂空的性感黑色内裤,这让我十分兴奋,紧接着,舅妈用力掰开妈妈两条雪白的双腿,妈妈成熟的肉体呈现在我的面前。

  虽然以前也曾经看到过母亲的肉体,但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和仔细,只见妈妈虽然已经40多了,但由于保养的好,仍然保持着较好的身材,两粒雪白饱满的乳房上,点缀着两颗嫩红的乳头,顺着胸脯向下,经过肚脐下是肉感的小腹,小腹上有一道疤痕,想是我出生的时候留下的刀口,再往下是浓密的阴毛,由于岁数大了,阴毛有些发黄,在阴毛的掩映下,两片饱满的大阴唇分开着,里面鲜红的小阴唇裂开着,隐隐约约看到妈妈的阴门,阴门下面不远处是一个暗红的菊花蕾,两条性感雪白的大腿被舅妈强行的分开,大腿上的肌肤显得那样的娇嫩,一点都不像40多岁女人的肌肤,一双娇嫩的小脚,指甲还染成了红色,我不禁看得呆了。

  只听耳边舅妈叫道:「阿庆,快呀,快操了她,你想让我累死吗,我可撑不了多久,快……快用你的大鸡巴插她,狠狠的插她,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了,别再犹豫了,要不我们就全完了!!」我醒过神来,听着舅妈的叫声,我觉得说的也有理,同时母亲那诱人的肉体又摆在我面前,红红的肉穴向我敞开着,一股乱伦的强烈欲望弥漫了我的全身,让我下身的鸡巴逐渐又翘了起来,我一手握着鸡巴靠近了母亲的阴门,并把火热的龟头顶在母亲两片嫩肉只见,只见母亲嘴里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呜呜」声,同时强烈的反抗着,两片雪白的屁股左右使劲摇摆着,但是舅妈使劲按住了她的双腿,催促着我快插。

  我稳定了一下,再次把龟头顶在了母亲的阴门上,下定决心,一用力,庞大的龟头推开母亲的两片嫩肉,闯进了它的安乐窝,只听母亲:「呜……呜……呜呜……」的叫着,伴随着我鸡巴的插入,一股屈辱的泪水从母亲的眼睛中夺眶而出,我持续的用力,直到整根鸡巴深深的插入了母亲的阴道,顶到了宫颈,看到母亲流泪,我真有些不忍心,甚至想拔出我的鸡巴,但我又一想,乱伦的事实既然已经注成,事情不能更改,索性我享受一下妈妈的肉体。

  想到这里,我开始压在母亲身上,抽送起来,同时双手和嘴玩弄着妈妈漂亮的双乳,舅妈也在旁边鼓劲:「对,阿庆,用力……操死她,爽死她,用力,使劲!」听着舅妈的鼓励,我逐渐加重了我的抽送,妈妈相反因为我鸡巴的插入而变得平静下来,不再反抗,可能是认为和自己的儿子乱伦的事实已经成真,反抗也没有意义,只是泪水还是不住的向下流,我抽送的动作越来越重,有时甚至把整根鸡巴全从母亲的阴道重拉出来,才又一下全插进去。

  说实在话,妈妈的阴道比舅妈的阴道紧多了,而且我感觉也要深一些,刚开始的时候,里面有点干,干起来不太舒服,几十下抽送下来,里面逐渐有了润滑的感觉,这不禁让我更加卖力的干起来,直到干了一百多下后,我感觉母亲阴道中逐渐有了颤动的感觉,起初非常弱,到后来竟然有了吸取的事态,母亲口中也从原来的「呜呜」的呜咽声逐渐变成了「嗯……嗯」的声音。

  舅妈在边上嚷道:「阿庆……快干……在用点力气……你妈快来了,这骚货看来也知道舒服,快……用力操她,她屄里出水了,一会就忍不住了!」我的抽送一次比一次加重,我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这时我忽然觉得母亲得阴道深处猛地一紧,紧接这一阵强烈得抽搐,伴随抽搐得加剧,里面有一股热热得液体环绕这我的龟头,我知道妈妈泻身了。

  只见这时的妈妈,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感觉,眯着双眼,鼻孔中呼呼的喘着粗气,伴随着我的抽送下身竟然不自然的挺起来,伴随着母亲的高潮,我的龟头让她的淫水一烫,感到麻酥酥的,忍不住赶紧抽送几下,嘴里也忍不住叫起来。

  「啊……妈……让儿子操……操你吧,操你的……屄……哦……妈……你的屄真热……真紧……妈……哦……妈……我不行了……哦妈……我操死你……妈……我……啊……妈……不行了……噢……」随着我一声吼,母亲忽然双眼圆瞪,嘴里「呜呜」的叫着,使劲的摇着头,下身开始躲,这时,舅妈在旁边一边帮我按住妈妈的下身,一边说:「阿庆……你妈不让你射在里面,你别理她,快射,把你的精液,射进她里面,她就没法说了,快……别停!」我其实已经到了箭在弦上,那里还容得思考,我死死抱住母亲的下身,把我的大鸡巴死死的插在妈的阴道中,直抵宫颈,只觉我的鸡巴一阵强烈的跳动,一股浓精,深深的射入母亲的体内,回到16年前我呆的地方。我只觉浑身一阵乱颤,欢快无比,没有注意到妈妈的头一歪,竟然昏了过去。

  过了5分钟后,我把湿漉漉的鸡巴从妈妈火热的阴道中拔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妈妈已经昏了过去,把我下坏了,赶紧叫舅妈去拿凉水,一边埋怨舅妈,一边掐人中,过了好一会儿,母亲才睁开了双眼,我早已经把她嘴里的内裤拔掉,并松开了她的双手,我将她柔若无骨的身子搂在怀中,轻轻的呼唤着:「妈,对不起,都是儿子不好,以后我再也不敢了,请你原谅我。」起初妈妈没有任何反应,几分钟后,妈妈忽然挣脱了我的怀抱,紧紧的把被子遮在胸前,但不久她似乎觉得下身有些异样,掀开被子一看,原来我刚才射入的精液如今有些已经倒流了出来,而且,由于刚才我用力过大,妈的阴户有些红肿,伴着乳白色的精液,还有一些血丝流出。

  母亲这才缓过神来,抱着被子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咒骂着我:「阿庆,你这个畜生,连你的亲妈你都不放过啊,你还算人吗,还有你,还是他舅妈呢,竟然……竟然跟……唉!……」妈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这时舅妈走上前去说:「我说大姐,今天真的对不起,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否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来姐姐,我帮你擦擦,瞧瞧这小混蛋,用这么大劲,屄都操肿了!」说完,舅妈拿卫生纸替妈妈要擦干净下身流出的精液。

  母亲一把夺过卫生纸,对着舅妈大喊道:「滚!」说完扭转头跑出了屋,跑进了洗手间,洗手间里面马上传出哗哗的流水声。我反而愣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这时舅妈走过来,对我说:「阿庆,没事,等她冷静下来就不闹了,现在她不敢怎么样,当务之急是让她知道,乱伦其实也没有什么!」说完,舅妈蹲下来,伸嘴含住了我瘫软的鸡巴,我弄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当他温暖的小嘴前后吮吸着我的大鸡巴的时候,我又回想起了刚才的情景,又想起妈妈温暖的阴道,美丽的阴唇,渐渐的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逐渐膨胀,终于又坚挺如初了,舅妈看到这里,微微笑了笑。

  将我望床上一推,分开她的双腿就跨坐在我的腰间,一手扶住我的鸡巴,一手拨开自己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轻抬臀部,用力向下一座,只见我的大鸡巴推开舅妈两片肥肉,深深的插入了她的阴道,紧接着她轻摇臀部,开始不停的上下运动。我也配合着舅妈的动作,又开始干起来。一边干,一边嘴里发出了快乐的淫叫。

  刚做了5分钟,妈妈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我们又开始干起来,指着我们说:

  「你们……怎么……又……又……唉,真不知羞耻。」舅妈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羞耻,……啊……姐姐,你的屄都让亲生儿子插过了,还有什么羞……羞耻……啊……哦……舒服……对……左边……再深点儿……,其实……这也没什么,……姐姐……我开始也接受不了……但……但……哦……后来……后来……才知道……其实想开了这也不算什么,想你我这个年龄……哦……不要……哦……哼……舒服……正是需要男人的时候,要是到外面找……还不安全,家里人还干净,……哦……嗯……还……安全,再说,你家阿庆床上功夫挺好,现在的欲望又强,鸡巴又大,……哦……嗯……刚才……刚才你不是也让她操得高潮了吗……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姐姐……哦……阿庆……哦……姐姐……哦……你看我现在……哦我……我……不是……舒服……好……阿庆……我……姐姐……我让……让……阿庆……操的不是……很舒服吗?」这时,我感到舅妈阴道中一阵抽动,我赶紧抱紧她的下身,使劲抽送了十几下,只见舅妈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哦……」然后挺直了上身,下身紧紧夹住我的鸡巴,一股淫水喷射到我的龟头上,我知道她高潮了。

  但我这时还没有射精的欲望,只等舅妈的高潮逐渐过后,满足的从我身上跨下来,我才坐起来,看着妈妈。这时妈妈低头不语,面颊绯红,舅妈在一边继续说:「姐姐,姐夫常年不在家,你难道不想男人,这件事情你、我、阿庆三人知道,只要我们不说,在注意点儿,没事的。」我也轻轻凑近母亲说:「妈,舅妈说的没错,其实这没事儿,下次咱们注意点儿就行了。」母亲拿眼瞪了我一眼,狠狠的说:「还有下次?你这畜生!……」说完,捡起地上她的衣服,穿戴整齐,转身一声不吭的走出了房间,不一会儿,我就听见房门的关门声。我不禁有些失落,但舅妈到不以为然,爬到我的胯下,再次吸吮起我的鸡巴,看着舅妈的淫荡样,我不禁有些生气,粗暴的把她压在床上,又干了起来,直到把她的屄操的发肿了,才把她放走了。

  晚上,妈妈回来,我本想安慰安慰她,但她根本不理我,我知趣地离开她,让她一个人待着。此后,若干天,她都不理我一句话,直到两个星期后,爸爸出差回来,她才恢复了原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可能她也不像这件事情泄漏吧!


  【完】